澳大利亚vs巴林伊朗阵容分析

  fiba改制真是给澳大利亚帮了大忙,以前只能在大洋洲跟新西兰solo,现在成立亚大赛区,亚洲杯预选赛+正赛+世界杯预赛,一大堆比赛成了澳大利亚的专属练功房,场场带几个18岁潜力新人打怪升级,给老家伙稳状态帮新人找信心,还不耽误控盘赚钱。这次也不例外,第三种窗口期又带了两个之前没来过的U18新人来见世面,今年的nba二轮秀也是第一次出现在成年人国家队的赛场上。不得不说世界杯改制这一步棋对亚洲篮球生态来说真是毁灭性的打击。

  现在想起来巩大师那句经典言论:“我努力训练也打不了nba,我不努力也是亚洲第一。”以亚洲篮球的平均水准而言,球员想要迈入更高的殿堂,还真只有靠??变异这一条路,22岁cba总决赛40+20的姚明,黄皮黑人易建联,历史第八臂展周琦,湖人试训打爆所有对手的孙悦,哪个不是天纵奇才?哪怕只是个二轮秀落选秀对于同年龄段其他球员也属于降维打击。国内球员心里也门清,反正拼了命练成凤尾累死累活赚的估计还没躺平当鸡头1/10多,窝在舒适区打天赋球实在是太舒服了,产生了路径依赖再想改就难上青天。这就是国内改年龄大打小的本质内核,也是我们总是看到一些球员在青年赛事大杀四方成年后泯然众人的缘由。

  圈内人默认了这个事实,大家其乐融融相安无事,毕竟亚洲我们还是横着走的。联赛表面繁荣内部僵化,市场开发约等于零,靠企业大佬和体制内财政输血勉力维持,外人进不来,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泛产业生态无法健康发展。但是这股平衡让fiba改制带来的鲶鱼效应给破坏了,归化球员政策的加入,nba国际学院的建立,ncaa球员国际化进程提速,不仅加快了亚洲篮球向欧美篮球青训体系融入,也大大加强了欧美篮球体系内部的对抗,洲内洲际一起卷,毒虫猛兽一蛊养,强强对抗终于养出了约基奇、字母哥、东契奇、恩比德这种顶尖利器。这种背景下大家差距渐渐缩小,各洲篮球格局不断洗牌,就像军阀混战一样,更新换代越来越快,今后除非是大赛东道主国家战略下的厉兵秣马,以前所谓的黄金一代持续称霸好多年的情况恐怕越来越难出现了。

  中国作为四大古国中唯一延续下来的国家,民族的稳定性是我们核心优点,但儒家中庸思想也常常成为发展的拦路石,每当我们处于危难之时总会有仁人志士站出来力挽狂澜变法革新,让华夏文明重焕生机站上新的高度。

  正如狄更斯的双城记开篇所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信任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我们的篮球发展会走向何方,有人收获了无尽的失望看到的只有黑暗,但我相信更多人在改革中嗅到了机会,在黑压压的乌云下期待着射出那道金光。

  

  

  

  fiba改制真是给澳大利亚帮了大忙,以前只能在大洋洲跟新西兰solo,现在成立亚大赛区,亚洲杯预选赛+正赛+世界杯预赛,一大堆比赛成了澳大利亚的专属练功房,场场带几个18岁潜力新人打怪升级,给老家伙稳状态帮新人找信心,还不耽误控盘赚钱。这次也不例外,第三种窗口期又带了两个之前没来过的U18新人来见世面,今年的nba二轮秀也是第一次出现在成年人国家队的赛场上。不得不说世界杯改制这一步棋对亚洲篮球生态来说真是毁灭性的打击。

  现在想起来巩大师那句经典言论:“我努力训练也打不了nba,我不努力也是亚洲第一。”以亚洲篮球的平均水准而言,球员想要迈入更高的殿堂,还真只有靠??变异这一条路,22岁cba总决赛40+20的姚明,黄皮黑人易建联,历史第八臂展周琦,湖人试训打爆所有对手的孙悦,哪个不是天纵奇才?哪怕只是个二轮秀落选秀对于同年龄段其他球员也属于降维打击。国内球员心里也门清,反正拼了命练成凤尾累死累活赚的估计还没躺平当鸡头1/10多,窝在舒适区打天赋球实在是太舒服了,产生了路径依赖再想改就难上青天。这就是国内改年龄大打小的本质内核,也是我们总是看到一些球员在青年赛事大杀四方成年后泯然众人的缘由。

  圈内人默认了这个事实,大家其乐融融相安无事,毕竟亚洲我们还是横着走的。联赛表面繁荣内部僵化,市场开发约等于零,靠企业大佬和体制内财政输血勉力维持,外人进不来,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泛产业生态无法健康发展。但是这股平衡让fiba改制带来的鲶鱼效应给破坏了,归化球员政策的加入,nba国际学院的建立,ncaa球员国际化进程提速,不仅加快了亚洲篮球向欧美篮球青训体系融入,也大大加强了欧美篮球体系内部的对抗,洲内洲际一起卷,毒虫猛兽一蛊养,强强对抗终于养出了约基奇、字母哥、东契奇、恩比德这种顶尖利器。这种背景下大家差距渐渐缩小,各洲篮球格局不断洗牌,就像军阀混战一样,更新换代越来越快,今后除非是大赛东道主国家战略下的厉兵秣马,以前所谓的黄金一代持续称霸好多年的情况恐怕越来越难出现了。

  中国作为四大古国中唯一延续下来的国家,民族的稳定性是我们核心优点,但儒家中庸思想也常常成为发展的拦路石,每当我们处于危难之时总会有仁人志士站出来力挽狂澜变法革新,让华夏文明重焕生机站上新的高度。

  正如狄更斯的双城记开篇所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信任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我们的篮球发展会走向何方,有人收获了无尽的失望看到的只有黑暗,但我相信更多人在改革中嗅到了机会,在黑压压的乌云下期待着射出那道金光。